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粥米锅

眉间放一字宽,看一段人世风光。海连天走不完,昨日非今日该忘。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…………还是忍不住摘抄=-=  

2010-11-30 23:30:25|  分类: 数米粒(日常吐槽X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拉维克缄默了半晌。“我没有跟你打趣,”他接着说。“我是在跟自己打趣哪,琼--”
  她向他那儿靠近着。“为什么?你的脑门子里,总像有什么东西在推拒。为什么啊?”
  “没有什么东西在推拒啊。我只是比你慢了点儿。”
  她摇摇头。“不仅如此。而且仿佛还有什么东西在谏劝你孤独。我已经觉察了出来。那真像是一个关寨呢。”
  “没有什么关寨。那不过是因为我比你多活了十五年。不是每个人的生命,都像一所属于他自己的屋子,由他拿记忆的家具来任意装缀得堂皇富丽。有些人住的是旅馆,许多的旅馆。已逝的岁月,好比旅馆的门那样的在他们后面关闭了--留在外边的是,一点儿勇气和一点儿问心无愧。”
半晌她没有回答。他不知道她究竟有没有听到他的话。他望了望窗外,觉得苹果白兰地的热力,在血管里回荡。脉搏还是很正常,却成了一片的宁静,使流水般韶光的嘀哒声,也显得幽沉了。朦胧殷红的月亮,从屋顶上升起来,仿佛一个伊斯兰教寺院的圆顶阁,给浓云遮蔽了一半,这月亮正在冉冉地上升,而大地,却在飘舞的雪片下沉落。
  “我知道的,”琼将双手放在他膝盖上,下巴搁在他手上,这样说道。“我把这些往事告诉你,真是件傻事。我可以沉默,我可以撒谎,可是我都不愿意。为什么我不把一生的经历告诉你听,为什么呢?其实我宁可少说一点儿,因为那些事情,我现在想来也好笑,现在想来也不明白,那你当然更觉可笑,也更会笑我了。”
  拉维克望着她。她的一个膝盖,把几朵大白花挤到他带回来的报纸上。一个奇异的夜晚,他想。在某些地方,这时候正在进行着射击,人们追捕着,监禁着,刑讯着,屠杀着,而这个太平世界的某些角落正给蹂躏着,践踏着。大家都知道,可是都没有办法啊。还有些人,正在城市的小酒店里喧闹着,谁也不去关心;还有些人已经恬静地睡熟了;而我,却在这儿一束苍白的菊花和一瓶苹果白兰地的中间,跟一个女人相对着。恋爱的幽灵浮现了上来,震颤地,寂寞地,古怪地,惨淡地,也是一个从过去安全园地中放逐出来的流犯,羞赧、粗犷而仓皇,好像没有权利--
  “琼,”他慢慢地说道,他想说几句截然不同的话,“有你在这儿,真是好极了。”
  她望着他。
  他捏住她的手。“你懂得这句话的意思吗?比一千句别的话,更有意思呢--”
  她点点头。突然她眼里蕴满了泪水。“那没有什么意思,”她说。“我知道的。”
  “不是这样,”拉维克答着,明知道她的话是确实的。
  “不,一点也没有什么意思。你一定要爱我的,亲爱的。就是这一句话哪。”
  他没有回答。
  “你一定要爱我的,”她又重说了一遍。“否则我就万事全体了。”
  万事全休了--他想。这是一句什么话!她又用得多么轻松啊。真正觉得万事全休的人,就不会在嘴边上说的。

 

 

………………墙头坏人!戳心自重!

……这种年长者的距离感哟,万年戳心恢复不能(。

以及如果师兄心里也有个小黑屋子神马的我就真的去撞墙死一死!死一死!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75)| 评论(2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